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住 楼 小 记(2)

2013年02月28日 16:42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admin
在同事友人的劝说下,我终于下决心买房,也终于实现了买房梦,成了准房奴。房子在没建之前,就抓了阄,购房者就知道了自己的房号。但自2006年底交了报名费,到2007年上半年,迟迟未动工,工地上只有几个棚子,不见人影。2007年下半年,办理各种缴费手续,有钱的交钱,无钱的贷款,楼房像攀升的股市,半年就建起了主体,自此,工程又迟缓了,很多去看房的人唉声叹气,不知何时完工交工,一些等着房子结婚的户主更是心焦,婚期一再推迟。在周末看房的人群中,也有我的身影,不知多少次陷于希望、失望、忧惧的矛盾中,不知多少次不顾工人的反对,爬到自己的房子里看看。到2008年底,水电暖及内壁粉刷都基本完事,但迟迟不交工,工人说开发商拨付的资金缺口很大。直至2009年3月底,在住房户的强烈呼吁和奔走下,总算拿到了钥匙。比承诺的工期推迟了15个月。
经过简单的装修,至当年5月份,我就搬过来了。总算有了自己的房子。
我住六楼,刚搬过来时,每每晚上醒来,总觉天色很亮,又像是在空中悬着,上不着天下不着地,飘飘忽忽,似梦非梦,坚硬的钢筋水泥竟如同软绵绵的摇篮。一个住惯了平房、骨子里是农民的乡下人,还有点不适应。住楼的人一般不串门,这个规矩早在乡下就知道,其实在乡下我也很少串门,这倒没什么。但这看似封闭得严实的楼房,却像镂空的,处处透出楼主的信息——你洗手的流水声,小便的声音,做饭时抽油烟机的声音,说话的声音,甚至出恭的声音,不好的床,你往床上一坐就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半夜你在床上一翻身,也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或许引起邻居的一阵瞎猜;夫妻闹了矛盾,稍不注意,整个楼上的人都知道了,甚至楼前楼后的住户也知道了,因为前后就是几十米的距离,隐瞒不了的——这让人非常小心,一切活动都要轻轻的,如履薄冰,堂堂正正的人,都像做贼似的——连咳嗽都要压低声音,以免惊扰了邻居,让人心烦。
想起原来在学校教书时的情景,那时我在学校也有一间房子,是办公兼午休用的,而我的邻居是同事的家,他们是两间,而这三间房子以前是教室,是通着的,后来垒了一面墙,但房梁以上是没法弄的,只让扎顶棚的界了一下,所以他那边做饭说话的声音,吃饭咀嚼的声音,筷子勺子落地的声音,午睡打呼噜的声音,穿衣裳悉悉索索的声音,我这边听得清清楚楚,我在这边好像人家的间谍。幸好我晚上一般回家去住,给人家留下一些没人监视的空间。那样的日子,有点可笑。现在住了楼房,人人都成了间谍,到处都是监控,严密的封闭之下却藏不住隐私,似乎一切都在众目睽睽之下。
我的上头还有阁楼,住人不太合适,但可以放杂物,所以免不了上来下去的。有一次妻子上阁楼,她穿着高跟鞋,在阁楼上踩得很响,就好像踩在我的头顶上;我才知道住六楼的好处,幸亏我们在家里都穿拖鞋,如果都穿皮鞋,橐橐橐橐的声音,让下一楼层的住户一定不堪承受。听同事说,某小区上下楼之间的邻居,就因为上层楼的孩子经常弄一个石球在地面上滚,发出砉砉砉砉的声音,两家子先吵后打,成了仇家,其中一户干脆把房子卖了,搬到另外的地方去住。可见住楼的不方便之处。
作为书生,我虽藏书不多,但到哪里住都离不了书。我的房子是三室的,两个孩子,加上我和妻子,三室是正好的,冬天母亲受不了老家的寒冷,接到我这里住,所以搬到楼上来,比那一间房子是宽松了很多,但依然没有太多的空间,建立专门的书房仍是一种奢望。床头柜割断橱甚至不碍事的地面上,就成了我放书的地方。到条件稍好的时候,把阁楼腾出一块空间,装修一下,做书房也是不错的。
  • 下一篇:大嫂
  •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