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大嫂(3)

2013年02月28日 17:04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admin
这天晚上,大嫂收拾好一切,就嘱我早早睡了,然后吹灭了灯,从外面挂了大门回了娘家。后半夜里我醒来,煤油灯那孱弱黄光从外间透进来,我听见了大嫂那压抑了的抽泣声,在这静寂的夜里,愈加悲凉,就觉得大嫂和我是那样的可怜孤独和无助!我赤脚跑过来,见大嫂用薄被蒙了脸,那被角一耸一耸的,我拉了被,看大嫂牙狠狠咬了手指,满脸都是泪花。想是夜间拿了信件到娘家寻人看了,遂勾起无限的感伤。我热泪滚滚地大喊着我的大嫂,大嫂猛地坐起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们就放声大哭起来……
第二天,我给大哥写了一封信,骂了他个狗血喷头,又给他部队领导写了信去,历数了大嫂的善良和恩惠,给陈世美式的大哥定了十二条罪状,并要求单位将他开除。然后,我就呆呆地坐在煤油灯下了,方才觉得解了恨。后来,我又写信给了兰州的娘,大姐回信说娘听后一病不起,指天骂地,骂自己生养了这么个不孝顺的孽子。末了,爬起来就要姐领她到大哥的部队去,说是要生吃活剐了他,就算没生养这个儿子。大姐就三说五劝,娘还是不吃不喝大骂不止,最后,还是当营长的姐夫答应了娘,不几日就开车去青海,见大哥和单位领导去了。
日头从东海出来,又到西山落下,日子往复复往复。大嫂白天照样下地收拾农活,回家来依然喂猪、喂鸡,洗洗浆浆,只是从此没有了欢笑和嬉闹。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我听到了大嫂夜里哼起了一首深沉的老歌,悲悲地、哀哀地,如泣如诉。我蹑手蹑脚起来,就看到外屋灯光下,我大嫂就了炕沿纳鞋底,那根针不时在额角擦擦,那麻线就抽的老长。看后墙,大嫂的影子孤单地投到墙的多半个东山上,而那凄楚且撼动人心的古老曲子,却在静寂的月色晚上飘来荡去,声韵悠长。
我隐隐约约记起了几句:
 
 一呀么一更里呀,
 月亮照初方,
 手搬着金莲,
 换上红绣鞋,
 一等那个情郎来;
 一等也不来呀,
 二等也不来,
 桃花杏粉落下泪来,
 哭坏了的女裙钗;
 哎……
 

李学民 现供职于齐河县经信局。作品散见于《大众日报》、《山东文学》、《安徽文学》、等报刊杂志。《大嫂》获2007年中国“年度散文优秀奖”,散文《蝴蝶泉》编录2008年“首届世界华人游记征文大赛精选集”《走遍天下》,《去年元宵今朝别》入选由华东师范出版社出版的《最受中学生喜爱的100篇散文》一书,《棉花纺车》入选《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并获中国散文协会“当代散文最佳奖”。

 

今讯网推荐

更多

习近平: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军

今讯视点

更多
 

资讯排行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