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声音之魅

2013年03月01日 10:08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徐茂顺
   
当戴着黑色羊毛礼帽、围着白色围巾的许文强用深沉的声音对冯程程说:我已经不是原来的许文强了;当自尊倔强的简·爱对罗切斯特说: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将同样地站在上帝面前!当俏黄蓉撅起嘴甜蜜地叫着“靖哥哥”时,我们除了铭记住了周润发、夏洛蒂·盖恩斯伯格、翁美玲传世的经典表情,更为他们摄人魂魄的声音所迷醉。于是,我们将音容俱佳的他们视为天人。许文强的深沉(再也找不出更合适的词了),简·爱的坚定,黄蓉的俏皮,便永驻心中,不可移植。
影视艺术的独特之处在于视听美的珠联璧合。完美的艺术形象的出炉,依赖的不只是容貌,容貌是“形”,而声音则是躲在容貌身后的“神”。“神”,神秘莫测,无所不能。让译制片和港台剧“再生”并使其“锦上添花”的,是甘作嫁衣、辛勤于幕后的配音演员——是简肇强、李梓、寥静妮玉成了那些“光辉的形象”,将他们的形象、品格、动作、表情完美地与声音糅合在一起。在某些时候,我们甚至可以说:让我们灵魂战栗的,不是容貌,而是声音。
周润发在1980年与长他一岁的赵雅芝共同演绎经典《上海滩》时,年仅二十五岁。在这个年龄上塑造出许文强的形象,简直要让我们错愕得掉下巴。二十五岁,怎么可能呢?二十五岁,对于一个毛头小伙来说,简直是一个半成品,或是一个次品。一个半成品的男人怎么会有精品男人深沉的表情、颓废的眼神、极富沧桑感的微笑和“文化人”的雅致呢?尤其是那难以言传的、承载着苦难又蔑视苦难的含带悲悯的、宿命的、神秘的微笑!
一定是的。除了周润发自身的天赋、独特的经历、精湛的演技,就是自身形象与银屏形象的浑然契合了。这样的契合,在演员的一生中恐怕只有一次。多了,就是“滥”。但有一点必须承认:正是因为简肇强独一无二的楔入主人公灵魂的深沉、浑厚、充满磁性和穿透力的声音与周润发的形象、演技的珠联璧合,才使许文强成为银屏上足以流芳百世的完美经典。
有时,我们可能忘记某人的形象,某时的天气,某地的芳草鸟鸣,却不能忘却根植于灵魂深处的声音。如果你听过张家声、虹云的声音,你便会知道,国家级播音员的才智也是泾渭分明;如果你看过电影《叶塞尼亚》《复活》《追捕》《简·爱》,你就会想起刘广宁、向隽殊、丁建华、李梓;如果你看过《佐罗》《追捕》《悲惨世界》《魂断蓝桥》,你就该想起童自荣、毕克、尚华和乔榛,你会在那些辐射着磁性的音域里,分别为他们那源自心底、流经喉腔、响彻天宇的声音定位。当年,日本电影《追捕》在大陆风靡一时,人们在记住了高仓健的同时,也记住了饰演远波真由美的中野良子。正是丁建华的出色配音,才使得“真由美”借“音”还魂,成为中国人心目中优美的“真优美”。也无怪乎,当中野良子见到丁建华并亲听她的中文配音时,激动而又惊讶。
声音,作为听觉艺术天地的主宰,具有着无边的魅力与诱惑。我们把这种“魅”与“惑”称之为“声之惑”或“音之魅”。一切艺术之美或对一切美的鉴赏,都离不开声音。风声、雨声、鸟声、花开声里有美;呼唤、叹息、读书声里也有妙。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即使我们在欣赏静止的画面时,你也会、也应该会从那静谧里听到风吹柴门、雨打芭蕉,甚至,还能听到铁马冰河、山呼海啸……
声音不是世界的主宰,但它有时可以主宰世界。声音不只是宇宙的装饰品,而且是宇宙出生、长大的“同期录音”。宇宙就像一个孩子,声音则是它的声带、喉咙和嘴巴。从物理学的角度讲,振动产生声音,只要宇宙不歇息,天体不停止运动,声音则永远是响彻宇宙、贯穿天地的美妙音乐。因此,可以说,声音是宇宙的一部分,生命的一分子。
我们迷恋声音之美、之玄、之妙,因为声音装饰了艺术,填充了生活,丰富了生命。正是因为声音,才使抽象的艺术可听、可感、可品味、可记忆。还是简肇强,香港1981年拍成了电视连续剧《大侠霍元甲》。起初为霍元甲配音的是香港人齐炎,内地大陆在1985年转播时,改名为《霍元甲》。为霍元甲(黄元申)配音的,则是广东的简肇强。由此,闯入大陆人视听的,是稳健、刚毅的“简式霍元甲”。而非带有港味的“齐氏霍元甲”,正是简肇强的声音,才与电视剧的主题、人物乃至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浑然一体,成为完美的艺术精品,以至此后翻拍的数个《霍元甲》都难以望其项背,黯然失色,自讨没趣。可以说,简肇强金口一开,霍元甲深入人心。
声音的世界五彩斑斓。有的充满磁性,刚毅、沉稳、深沉;有的充满娇柔,甜蜜、缠绵、哀怨……区别这一声音不是那一声音的关键,在于音质,就像你一下子分别出锣鼓与钢琴、小提琴,铙钹与管箫,帕瓦罗蒂与邓丽君,《命运》与《梁祝》。还有,你永远会对“神秘园”、班得瑞敏感与痴迷……
但是,并不是在任何时候声音都扮演着锦上添花、玉成其美的角色。动物世界里就有利用声音诱敌致死的高手,希腊神话传说中的女神厄科(Echo)的回声里也包含有难言之隐之痛,让人生烦;许多歌坛的“帝”、“后”,也是功夫不如脸皮厚,“金声其外,败絮其中”。吸毒、嫖娼、逃税、发飙、涉黑可谓五毒俱全。纭纭歌星里,音容笑貌结合得完美的不乏其人。多明戈、席琳·迪翁、麦当娜、费翔、邓丽君让人着迷,而“先声夺人”、可听不可视、让人“着急”的歌手也大有人在。赵传、韩红、潘越云、胡彦斌、田震、常石磊、美国乐队Aerosmith的主唱Steven Taylor是不是也“我很丑可是声音很温柔呢”?所以,声音只是声音,千万不要喜声及容、爱音及人,声音与容貌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那些容貌漂亮、长相潇洒的歌手,有很多是徒有虚“容”的装饰品,包括那些让人“不舒服”的“星”、“后”、“王”和“家”。
魅力无穷,诱惑无限。声音之美,其实就是声带之善,发声之妙。除此,无它。上帝造人,各赋其能,各予其技。大千世界里的“魅”和“惑”层出不穷。容貌之美、腰肌之魅、身材之妙,说到底,当家的还是骨头;反之,都是骨骼惹的祸。权之重、位之高、名之威,除了货真价实的“德”与“才”,其余的,都不好说。所以,当我们在被某一种声音陶醉时,一定要清醒:这声音来自何处,是怎样发出、为什么发出的。
                                                        
徐茂顺 男,1964年出生,济南市天桥区人。齐河县黄河中学副校长,山东省特级教师,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第四届德州市青年科技奖获得者。合著《教师口才学》、《当代散文11家》、《敲门的诗人》。出版作品集《那些岁月》、《雪落平原》、《夏夜桐风》、《在遥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