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老罗,我爱你

2013年03月01日 16:46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罗丽丽
很小很小的时候,老罗就和我是好朋友了。那时候,老罗当兵,每次回来,都陪我一起玩。记忆中很深刻的一次是,老罗带回一个南瓜,在我面前抛起再接住,没想到,南瓜落下,正好落在因好奇而抬头看的我的额头上。也许是很疼吧,要不,为什么直到27年后的今天,我仍然很清晰地记得这件小事,依然想流泪呢?我还记得,每次老罗回部队,我都要把他送过桥,然后哭着跑回家。
后来,老罗退伍了,在一家工厂工作,我见过老罗那时候的日记,他说愿做枕木上一颗小小的螺丝钉,为工厂冲进新时代而发挥自己的光和热。那时候是80年代初,像每个热血青年一样,老罗的本子上作了很多学习笔记。我记得那时候,很多次,半夜听到老罗家的门铃响,是机器坏了,让老罗帮忙去修。老罗就把四岁和两岁的女儿舍在家里,不管多晚,不管谁需要帮忙,他从不推脱。那时候老罗很忙,很少和我一起玩了。但是老罗会抽出时间帮我包书皮,外出也不忘帮我买书。我觉得他是希望我好好学习的。因为每当我考出好成绩,都会看到他喜笑颜开的样子。
    可是现实还是把他打磨成了一块冷却的铁。工厂倒闭了。为了养家,老罗到了一个建筑工地做小工。当过空降兵的他,并不害怕高空作业。那时候我读高中,老罗每晚完工后,都会在巷子口等我,而我那时候匆匆和他打个招呼,就骑着车子走了,我想回家,做作业,然后考个好成绩,考个好大学。我想,到那时候,老罗肯定会很高兴的吧。有一晚下课比较晚,回到家,看到老罗在沙发上睡着了,那一刻,我仔细端详他,发现他竟然有了白发。那一刻,我在想,我一定好好学习,一定好好疼爱他。
周末的时候,老罗用自己微薄的收入给我买奶粉,还给我讲去诸城干活时坐车走高速公路,他告诉我,高速好快啊,以前想都没想过。可是我忽然觉得老罗有点唠叨,以至于我没有耐心听他给我讲他当兵的趣事。我以为以后还会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属于我和老罗的。
  那天早上,天很冷,我喝完了杯子里的牛奶,然后调皮地用舌头舔了一下杯子的边缘,我之所以对这个细节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碰到老罗的目光,他回过头来冲我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那些动作,那个表情,我一直记得。那时候,我没有想到,这是最后的微笑。
  那天晚上,我在太平间见到的是冰冷的老罗。人生际遇明暗难料,也许天空暗了暗,于是他就这样从20米高的六楼失足坠下;也许多年后,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会忧郁地锁住眉头;也许多年后,我会发现,忘记他的人远比记得他的人要多很多,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因为,也许你已经猜到了,老罗,是我最最亲爱的父亲。
  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从8岁到18岁,我和老罗在一起的时间不过十年。小时候的记忆里都是平凡的小事,可是回忆这些小事的时候,为什么我流泪了呢?
  老罗,我最最亲爱的父亲,那时候我太小,还没有学会怎么去爱你。可是,今天我去给老公的爸爸买男装的时候我的心突然像被灼热的针刺了一下,温暖而疼痛——多想也给你买一件啊。这种心痛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吗?
  老罗,我亲爱的父亲,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你也从来没有指望我说;我曾经觉得那样说真的很矫情,我以为这一生还有很多时间用行动告诉你我爱你。没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短那么短。可是,老罗,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爱你,你的身影无处不在,仿佛从没有离开过:我喝牛奶的时候,我买男装的时候,我每一次取得好成绩的时候,我见到当兵的人的时候,我看见工地上高高的塔吊的时候,我站在朋友家六楼的阳台上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