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爱 着

2013年03月01日 16:48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爱 着
姜仲华
堂哥家贫,初中辍学,十五岁就蹬着三轮车,车把挂杆秤,在县城走街串巷收废品。夏天的中午,困了,就在小区外找个树荫,在三轮车上打盹,过往的人一喊:“喂,有废品啦!”他就赶紧爬起来,一手拎袋子、一手提杆秤,跟人家进去。
堂哥天生对书有一种敬畏。收到书,他都挑出一些,回到家,爱惜地用肥皂水擦干净,打了一个书架,一本本地排好。他的书渐渐丰富起来,像个小图书馆。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过着。二十二岁那年,他娶了媳妇,农闲时,还是蹬车到县城收废品。
这天,有人处理废品,是几箱子旧书,一些笔墨纸砚。原来本地一位老书法家去世了。那家的青年说:“终于处理啦!这堆毛笔、砚台什么的,你捎出去扔了吧!”堂哥一见那些书,顿时呆了:是龙飞凤舞的字帖,和斑斑驳驳的碑拓。他没有去废品站论斤卖,直接蹬着三轮车回了家。
  那晚,堂哥高兴得半夜没合眼,洗净手,在自己的“书房”恭恭敬敬地摆上文房四宝,战战兢兢地用毛笔,濡了清香的一得阁墨汁,在洁白的宣纸上写平生第一个毛笔字。笔在空中犹豫着,犹豫着,一大滴墨汁等不及了,“啪”地落下来,在宣纸上晕开一大朵墨牡丹,吓了他一跳。
  我回老家,去他家玩,写字台上有他刚写的毛笔字,一笔一画,歪歪斜斜,他看着我,脸一下子红了。我想起有位老同学的父亲退休后研究书法,就带他去请教。堂哥带着一袋自家种的绿豆作为拜师礼。老先生看了他的字,说:“这样随便写永远不会入门,必须临帖。”递给他一本字帖,说:“先临这本《颜勤礼碑》吧!” 于是堂哥生活中多了一件雅事:晚上必在灯下临摹一段字帖,无论白天田里的活多累,收废品回来多晚,他都写一会儿。老先生每次看了他的字,都夸他有长进。堂哥很欣喜,写得更用心。
  后来,他岳父得病,需要很多钱,他就学习开挖掘机。到外地干活,必带一个小木箱,里面是文房四宝。晚上,别人出去喝酒,留他看工地,他正好写字。一次,老板开玩笑:“你现在是两个‘全国之最’:在全国开挖掘机的人里,你的毛笔字写得最好;在全国写毛笔字的人里,你挖掘机开得最好!”工友们大笑,他笑而不语。
  一次,我出差正好到堂哥干活的那个城市,晚上到工地找他。帐篷里,电灯下,他在小餐桌上写字,看到我来,他不好意思地把字盖住,微笑起来。此情此景,使我心头忽然跳过舒婷的几句诗:“你弯身在书桌上/看见了几行蹩脚的诗/我满脸通红地收起稿纸/你又庄重又亲切地向我祝福/‘你在爱着’/我悄悄叹气/是的,爱着”
  去年,我听说县里举办建党九十周年书画展,给他打电话。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我哪行呀?”我说“试试呗!”
  后来,评委会通知他:作品入选,请于七月一日早晨八点整,到县文化馆参加开展仪式。
  六月三十日傍晚,堂哥风尘仆仆地赶到我家,他专门请假回来的。一向穿着随意的他,穿了一身崭新的西装,白衬衣。晚上,从不喝酒的他,破例喝了几杯,脸红红的他,忽然扭过头去,用袖子轻轻抹了抹眼睛。
 
姜仲华 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现就职于齐河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