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散淡的回首

2013年03月01日 16:50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孙德奎
前几日,胡官一高中同学打来电话,说添孙子了,请喝喜酒。这老伙计在我们同学中什么都跑在前头,添孙子也是第一。那天分散各地的同学云集胡官,有开车来的,有坐车来的,也有骑自行车来的。许多人是毕业之后第一次见面,印象中的那个青涩的模样,与眼前的成熟稳健形成巨大落差。这些年每个人都在为生活打拼,一切经历都写在脸上。席间觥筹交错,相谈甚欢,几十年的奋斗历程浓缩成几句笑谈。喜宴结束,各自走散,又匆匆返回各自的生活轨道。
见到了昔日的同学便想起了母校——齐河十一中,这个沉淀了我太多回忆的地方就坐落在胡官屯村,那个地方好似有股神秘的力量,让我的脚步不自觉地踏上了那条熟悉的道路。与我同行的还有老同学马卫东、孔新城。
校门还是那个校门,围墙还是那堵围墙,但校门口的牌子换了,不再是叶圣陶先生题的“齐河县第十一中学”,改成“胡官屯镇中心小学”了。我们从小侧门进去,校园里静静的,弥漫着一股学校特有的气息。传达室还在,小卖部还在,这两个老朋友以几十年不变的姿态迎接我们的到来。路两边繁茂的木槿树没了,威武的塔松没了,那块碧波荡漾的池塘没了,那片挥洒激情的操场也没了。操场拦腰起了一堵墙,池塘被填实了,周围那些婀娜多姿的高大垂柳一棵也不见了。看到这些,我的心很堵,好似自己珍藏的宝贝被人洗劫了一样。
我们上课的那个教室还在,集体宿舍也在,但都已经是危房,锈迹斑斑的铁锁把破败和萧索都锁在了里面,透过破损的窗户能嗅到浓浓的霉味。教室和宿舍之间原是一块菜地,沟畦分明,郁郁葱葱,而今上面起了两排房子,房子之间有高墙连接。教师宿舍前的那几株大杏树不见了,房前屋后那些蓬蓬勃勃的灌木消失了,道路两边那些芬芳馥郁的鲜花也了踪迹。时过境迁,母校已经面目全非了。
记忆中,这是一个非常精致的校园,房屋掩映于绿树丛中,房前屋后灌木葱茏,道路两旁花团锦簇,是真正的花园式单位。那时校园里大树很多,教导处前小广场两侧的毛白杨,教室前面的梧桐树,教工宿舍前面的杏树,都有几十年树龄了,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是学校里最靓丽的风景。校园的精致是需要不断梳理的,学校设有劳动课,每个班级每周都安排一下午的体力劳动,就像在生产队里分配劳动任务一样,谁去种花,谁去菜园,谁去挖厕所,谁去出粪坑子,劳动委员都有安排。在所有的劳动任务中,同学们最愿意去种花,负责学校绿化的是一位退休老教师,他腿脚不灵便,但非常尽职尽责,经常看到他蹒跚着脚步,到校园各处侍弄花草。听说他学问很大,治学严谨,教学有方,曾育桃李无数。退休之后,不愿闲着,主动承担起校园的绿化工作。这位老教师名叫路永法,他在劳动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