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散淡的回首(3)

2013年03月01日 16:50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十一中最辉煌的时候我还在读小学,等我慕名去读高中的时候,这里已改成农技中学,那些德高望重的老教师已相继离开,我连他们的背影都没看到。名师走了,风气犹存,一种风气一旦形成短期内是很难改变的,在这样的环境中一些年轻教师很快脱颖而出。在教我的老师中,我比较崇拜刘秀英老师和季发常老师。刘老师是我高一的语文老师,她授课从不按照教参照本宣科,对课文她有自己的理解,她会把你带入课文的意境,让你与作者直接进行情感的交流,听她的课对我们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季老师是我高二的语文老师,他知识渊博,个性鲜明。课堂上旁征博引,激情澎湃,还经常臧否人物,抒发感慨。他对看上眼的作文常不吝笔墨,在精彩的句子下面画圈,在文中和文后写大段的批语,他的批语有时候比作文还长。当然这样的作文很少,我的两篇作文《他和他哥哥的故事》、《海南热中的冷思考》就享受过这种待遇,看着满本的红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暗下决心下一篇要更出彩。
十六级二班在十一中历史上是一个命途多舛的班级,这个班的同学注定在高中阶段会学业不顺,而我就在这个班里。这是一个农学班,那时十一中实行一校两制,除了有普通班,还有农学班。农学班以学农学课程为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当副科,英语不学。那时候开的农学课程有《土壤肥料学》、《作物病虫害防治学》、《遗传育种学》、《植物生理学》等,每一本有砖头那么厚,摞起来足有半米高。我们高一高二的大部分时间就用来“啃”这些课程,我们的目标就是考农业大学,但当我们快升高三的时候,上面却下了一个文件,取消农学班!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们的梦想破灭了,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三年高中过去两年了,我们怎么办?茫然失措、捶胸顿足、群情激奋之后,我们这个班还是被遣散了,一部分人进了高三复习班,一部分人留到下一级的理科班,一部分人转学,一部分人干脆辍学回家。我和一些同学选择了改学理科,这就意味着英语要从头开始,数理化这些“夹生饭”要回锅处理。就像在沼泽地里行走了两年,我们跌跌撞撞地扑向高考,除几个练体育的考上体校外,其余的全都名落孙山,我更是考得一塌糊涂。
这时候,回家务农是唯一的选择,于是我理所当然地回了家。我想用我学过的农学知识在农村大干一场,结果发现一点也派不上用场,除了换来奚落和嘲弄,我一无所获。这期间,我除到地里干活外,还出过河工,干过建筑,拉过砖,收过酒瓶子,与社会上各色人等打过交道。看着别人心安理得地打发日子,我心里很难受,我感觉这不是我需要的生活,我不应该生存在这样的环境中。但是考不上大学,就注定要这样活着。终于,我忍无可忍了,又回到了十一中,母校没有嫌弃我糟糕的高考成绩,宽容地接纳了我。我的同学回来复习的不少,他们都在理科复习班,我不愿重回那片沼泽地,于是我又改学了文科。我基础太差,文科又要从头开始,对我的选择许多人不理解,我无视他们的复杂表情,只是埋头苦读。感谢王海棠老师和明振亮老师,是他们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给了我鼓励,在我最孤独的时候给了我温暖。两年之后,我考上了德州师专中文系。
别人三年高中,我上了六年,两年农学,两年理科,两年文科,经历够丰富的。一切经历都是人生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