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乡村春韵

2013年03月01日 16:52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高继福
  
春天就像刚落地的娃娃,时刻透着生机,时刻令人欢欣。你瞧春天的草木总是在你不知觉中绽芽吐绿开花,给你个冷不防的感觉。虽是生活在农村,快节奏的生活让自己无暇关注这生机盎然的春天了。这不,今天带着女儿去她外婆家,一路行来才发觉已是晚春时节了。突然生出“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味道来。女儿外婆家门口的一株槐树正盛开如雪,不顾旁人的目光,沿着楼梯爬上屋顶,呼吸着醉人的槐香,掐几穗放进嘴里,微闭双眼独自品尝。让孩子又拿来书包,掐满书包,正欲下来时,又眺见一株榆树——也是站在屋顶上视线内唯一的一株了,早已干枯榆钱漫天飞了,思绪一下子被它们拽回到童年。
               柳笛声声
儿时的故乡湾多,树也多,水总是不停地冲刷着岸边,湾边的柳树就成了岸的守护神,紧紧地将岸边裹住。水无孔不入,它发扬着水滴石穿的精神,不懈地与柳树对峙着,在湾水的冲击下柳树根似青筋暴露,苍老的柳树根上长出的红色嫩根,儿时的伙伴们总是忍不住掰下点含在嘴里,鲜嫩的淡淡的没有点滴滋味。
在家乡,春天到来的标志就是柳树发芽,每每这时,我们孩子当然也有不少大人,到湾边的柳树上折几枝去年生的新枝,拧成柳笛,不成曲调地响彻在蓝天白云的天空,吹着柳笛,嚼着“古蒂”——家乡对茅草花蕾的称呼,应是今天孩子们、年轻人嚼口香糖的前身吧。
近来偶读杨巨源的《和练秀才杨柳》:“水边杨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惟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原来柳树均是水边种植的,柳笛声声也传了千年。岸边总会有些老人坐在马扎上侃大山,总有些勤快的妇女就着树根用木棍敲洗着衣服——那时的农村见不到洗衣机,暖暖的春风吹起涟漪的波纹传送着笑声、话语声、捶衣声,从湾这边传到湾那边。
调皮的孩子们爬上树梢折些柳枝,编成帽子戴在头上,再拧个柳笛,端着柳棍,粗粗的柳笛发出沉闷的“嘟嘟”声,权当机关枪声了。沿着湾边尽情追逐,像一群小野兽那样放肆恣意。那时的孩子多,大人也管不过来,全不似今天大都独生子女,要是孩子拿着棍子追逐时,总会有家长在喊你放下,唯恐伤了孩子的眼睛。可能那时孩子们的皮肤厚实吧,没听说那个孩子被捅伤捅瞎的。更有孩子戴着柳条帽躲在残墙下,模仿着解放军向对方阵地发起进攻,红土凝成的土坷垃比烧焦的砖头还硬,成了“战士们”的“手榴弹”,你扔过来,我扔过去。往往哭声伴着柳笛声成了“鸣金收兵”的号角。偶尔出现头上起包的,家长拿上三、五个鸡蛋领着孩子去赔罪,人家不收,“都是些孩子,都不是故意的,不怪你孩子,怪俺的孩子没眼色”,通情达理的家长影响的孩子们也不小气。全不似今天,个别家长教育孩子“在学校里不能吃亏啊,打破人家头,我给看病去”的教育言语,那时的乡邻鲜有为了孩子吃亏沾光闹红脸的。
               榆钱纷飞
可能是榆树的“食用”价值较高的原因吧,也许是歉年榆树皮解救了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乡亲的原因吧,记得那时家家户户种榆树,连村里的围村林也是榆树。当春天来临,柳笛声声响彻蓝天时,榆钱也开始醒来,先是挣脱红色的襁褓,迎风变绿了。在柳笛声响过后,榆钱成了春天的主角,枝条似钱串子,串起满枝的榆钱。眼前也便浮现出岑参浅酌时的佳作《戏问花门酒家翁》来:“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道傍榆荚巧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