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乡村春韵(2)

2013年03月01日 16:52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大人们有时拿了杆子折几枝,更多的是打发我们带着绳子爬上树,再钓上篮子。那时的我们先是将嘴里塞得满满的,身上所有的荷包塞得实在装不下时,才在大人的责骂声中往篮子里装。
采下的榆钱掺在玉米面里蒸糕,那个松软绝不亚于今天食品店里买的面包,有时也贴饼子吃。其实要是做成饼子时还是榆叶饼子好吃,在榆钱纷飞时,榆叶偷偷冒出来,这第一批嫩叶掺在玉米面中,条件好的再掺上点豆面,撒上点盐,贴出的饼子,那个香、那个美,就是今天的面包也难敌那时的玉米豆面榆叶饼子香甜呢。
对榆树的感情更源于一次难忘的经历:几个小朋友一同爬上我家的一棵大榆树,在树上嬉戏之际,我踩的枝子折了,慌乱中,抓着一枝小拇指粗细的枝子飘落下来,得有三米多高吧,我竟然缓慢地飘下来,一同玩的孩子吓傻的同时也惊呆了,“你的一定是神仙托生的”。现在估计应是身子轻加上榆树的柔韧、伞状榆树枝阻风的原因吧。当时就认为是家中这棵榆树的神灵在护庇着我,一直好几年,每每见到这棵榆树诚敬得很,忍不住地去抚摸她苍老的树皮。而今老院早已在村庄规划中消失了,榆树也不见了踪影。
            槐花飘香
应是被六○年的大水淹怕了的原因吧,家乡的村庄里有很多高崖子,它们大多是就近取土垫起来的,旁边就变成了湾。很多崖坡上种的是槐树,水边上几株柳树守护着,现在想来可能是怕孩子们攀折树木危及高崖子吧。
槐树枝上长满了刺,连放羊的都不到槐树林里去。春天“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时,槐花香满枝了。
村里湾多,槐树也多,每当槐花盛开的时节,满村都弥漫着甜丝丝的槐花香。老家种植的槐树俗称“笨槐”,花开时节,如雪样的槐花压满枝头,一丛丛、一簇簇,槐叶倒成了点缀。槐花是乡下孩子继榆钱之后的又一美味,掐一穗下来,一手捏着花梗,一手轻轻一捋,张开嘴,塞进去,有些像今天城里的孩子吃爆米花的吃法;更简单的是一手捏了花梗,张开嘴直接将整穗的槐花塞到嘴里,牙齿轻咬,缓缓一拽,槐花尽数落入口中。呵,那才叫享受美味呢!
槐树一般是不敢爬的,多是拿了杆子打下来,再慢慢地摘。也有两手倒换着,小心翼翼地将枝子弯下来采摘的。槐花不似榆钱,纵然好吃也不能多吃的,“吃多了会肿脸的”,口口相传的俗语,警示着人们“凡事适可而止,过犹不及”。
  今天柳树、榆树、槐树快成了稀有物种,濒临灭绝了,村里大都种上些见效快、效益高的速生杨了。除却绿化用的垂柳、黄金柳、国槐和为了吸引游客特意种的万亩槐花林——里面的槐花五颜六色,不知道是否还有食用价值,再就是一些山上幸存的了。农家房前屋后鲜见这几种魂牵梦萦的树木了。
  “爸爸,咱回家啊。”看够了电视、吃够了水果、品尝了几口槐花的女儿说道。
  是啊,到了回家的时候了,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孩童的快乐也只有在电视上、学习班里,我们童年的情景也许只能停留在我们这代人的回忆中了。
  
高继福 中学高级教师,1994年毕业于德州师专数学系平时喜爱舞文弄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