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闲庭漫步 >

平民海水

2013年03月01日 16:54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骆付勇
  
   老家有位邻居,小名叫海水,六十多岁,不识字,说话缺少条理。他似乎很有自知之明,人多的时侯很少说话,不主动在人们面前做事,只是在别人忙不过来时才帮忙,做得却挺合人意。
  集体吃大锅饭的年代,海水是生产队里有名的车把式。他对工作很投入,整天赶着牲口风里来,雨里去,泥里跑,乐呵呵地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工作。人们夸他,他就平淡地笑着说:“没什么的!”那年夏天,他赶着马车去县城出差,回来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无处躲避,他把自己的雨衣、塑料布都给马披上了,等回到村里,马安然无恙,他却淋得头发、衣服都湿透了,浑身发抖,回到家就得了重感冒。人们去看他,他微笑着重复那句“没什么的”,满不在乎的样子中,透出一种平淡和乐观。
  记得1977年麦收前,天气预报几天后有暴雨,人们都很着急,紧张地收着麦子。那几天里,海水除了喂牲口、吃饭,没黑没白地赶着大车往村里拉麦子。装车、卸车是特别费力的活儿,累得他满头大汗、满脸泥土。几天下来,粮食入仓了,麦秸垛好了,海水去送牛,困得闭着眼睛系牛绳,身子一歪,倒在地上,在牛脚旁打起了呼噜。人们吓坏了,喊他、摇他,他鼾声如雷,只好把他抬到牲口棚里。他像毫无知觉的木头人一样,只是那均匀、香甜的鼾声,表明了他的健康。他媳妇心疼得直掉泪,给他端来水和饭,可怎么也叫不醒他,便用扇子给他赶蚊子、苍蝇。社员们都来看他,他一直酣睡不醒。两天一夜后,他揉揉眼睛爬起来,默默地坐了好久,疲乏无力的样子,好像大病了一场。守候着他的人们都笑起来,让他注意身体,他只微笑着说“没什么的”,脸上流露着快乐、踏实。
  实行责任制以后,他有了自己的一头黄牛,对牛照料得非常周到,一天几次添草、加料、饮水,都很细心。没事的时候,他就用水给牛刷身子,牛身上油光发亮,像一匹黄缎子。他打了一挂新地排车,套上牛,一年四季打理着家里的农事,安排得井井有条。他常常看着自己的车,那个满意劲儿,别人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用完了就扫得干干净净,拉了土或粪之后,他都要用水刷干净才心安。别人用他的车,要是磕了碰了的,他不好说什么,急得直跺脚。他赶着车出门,坐在车上,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不时地摸摸牛,看看车,鞭子甩得啪啪响,充满快乐和满足。后来,别人买了柴油三轮车,他不眼馋,别人开上了小汽车,他也不攀比,总是心满意足地赶着自己的牛车,优哉游哉地过自己的日子。
  近几年,儿女们看他年纪大了,心疼他,不让他从事劳累的工作了,他自寻乐趣,买了两只山羊,一年四季赶着去村外放,生了小羊,长到半大就卖,如果生病死掉一只,就再买一只,始终保持两只羊。他不图发财,是在找乐。有时找同龄的老汉一块儿去放羊,羊吃草,他们背着手聊天儿。他不识字,口袋里装个收音机,随时听,大多时候听不出什么内容,只是图个解闷儿。嘴里嗑着瓜子,看着羊吃草,那一阵,他已置身于世外桃源了。
我每次回老家,常常在村外的小路上,看见海水赶着两只雪白的小羊,鞭子甩得一步三响,兜里的收音机唱着歌。羊在路边低头啃草,他就停下,笑眯眯地看看羊,看看庄稼,看看村子,那自得的样子使我羡慕不已,觉得羊儿那么活泼,庄稼那么青翠,村庄那么宁静,大地那么广阔,而海水,已经和这羊、庄稼、村子、大地融为一体了。
 
骆付勇,男,祝阿镇八里小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