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新实力 >

冰天雪地,赤脚母亲

2013年03月17日 16:52来源:sanwen.net手机版编辑:admin

小时候,我的家里很穷。穷得除了四间草房、两爿土炕和寥寥的几件家具,再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东西。

院子很大,但里面除了一贫如洗,再没有别的景致。

尤其重要的是,为了养育我们五个不谙世事的儿女,母亲每天总是为了一日三餐而愁眉苦脸。当时,我们兄妹五人年龄尚小,根本无法理解和感知母亲的无助和伤心。不但如此,有时还会做出一些令人不齿的行为。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大雪把整个山村都装点成了银色的世界。冽冽的白毛风直接吹入骨髓,人还没有出屋,就深深地体味了冰冻的滋味。

在这样的境况里,也会有喜庆的事情发生。而且,这喜事是我们兄妹五人期盼已久的渴望。

姑姑结婚了。她的婆家距离我们居住的小村,隔着七公里的路程。

姑姑出嫁的那天,家里人都异常地兴奋,不管是长辈还是晚辈,大家都争着抢着要去送亲。这也是当时乡下的一个古老的民俗,直到现在也一直延续着。

我们兄妹五人当然也不例外。其实,我们争抢着去送亲,除了姑姑对我们特别好,我们舍不得她离开是一个原因外。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想利用这个机会,美美地吃上一顿丰盛的迎亲饭,也好补偿一下营养极度匮乏的肠胃。

要知道,这顿饭比过年的时候还要丰盛。这是当时我们兄妹五人每天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是,最终的结果,母亲独独把我一个人留下看家,其他人都坐着马车顶着寒风,美滋滋地跟着姑父家迎新的队伍,去赴一场能让人流下哈喇子的盛宴。

母亲的理由很简单。哥哥是长兄,理应去得。弟弟妹妹们还小,是去压车的。这是东北农村的一个习俗,年龄小的孩子去送亲,婆家是要给赏钱的。

而我,不居上,不居下,自然要留下来看家。

母亲的决定是改变不了的。我只好一个人躲在角落,偷偷地抹着眼泪。特别是那天早上,看到送亲的队伍逐渐模糊视线,我的心里暗暗地产生了些许怨恨。

一个人在家里百无聊赖,我便锁了院门,走到村子里东游西逛。帽子也不戴,大衣也不穿,反正冻就冻着吧,谁让不准许我参加姑姑的婚宴呢。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

晌午时分,村子里突然热闹起来。

原来,有一个游迹江湖的杂耍班子,来到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山村演出。他们也是迫于生计,游走各地为了混一口饭吃。费用全靠人们的自觉赏赐,也许一两毛钱,也许一两斤粮食,只要有一点点微薄的收入,就不枉此行。

我们这个小村虽然贫穷,但每家每户都是热心肠。看到冰天雪地中杂耍的五六人等,很是同情和兴奋,纷纷从家里拿出积蓄不多的粮食,倒在杂耍班子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

见乡亲们如此好客,杂耍班子的演出也非常卖力,钻火圈、变魔术、吐火等节目深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我站在人群里,看得如醉如痴。最后,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跟随杂耍班子和村子里几个比我稍稍年长的叔叔,到了离家八公里之外的另一个村子,乘着寒冷的月色和凛冽的寒风,继续欣赏着精彩的演出。

当时,天气冷得好像要把人冻僵一样。同行的一个叔叔把自己的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才让我感觉到了一丝的暖意。但腿和脚却被冻得有些麻木了。

整个演出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