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新实力 >

梦葬苏城,叶落心无根

2013年03月17日 17:24来源:sanwen.net手机版编辑:admin

文/莫若冰QQ:757048061

这是她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天,小爱恨恨的想。

如果苏城再不给她电话她便坐车离开这里,头也不回的那种离开。她一定要走得雄赳赳气昂昂,如同她来时那样。于是她把手机改为户外模式,把家里的大门开一个缝,还特意在门口摆放了一双男士的大拖鞋。她想或许苏城是想要给她一个惊喜会直接出现在她的面前。

其实从苏城让她滚的时候就明白了,她和苏城的爱情已经死了,和她肚里的孩子一起死了。可是她不信那样的苏城,像一只暴躁的狮子,恨不得把她剥皮拆骨吃进肚子。

可是他终究是没有,他只是盯着小爱看,然后像从牙缝里扔出来一个字:滚。然后就真的把门打开,再不看她。可是小爱不愿意,她倔强的看着苏城,看着那个曾说要把她疼她进骨子里的男人,她不想哭的,可是眼泪就是不停的掉。苏城好像更烦躁了,狠狠的锤了一下墙便离开了。

小爱是在中午十点的时候醒来的,醒来时她的脸像一只花猫,枕头上也湿了一大片。她做了一个梦,从她出生到死亡的梦。在梦里她和苏城也没有和好。死亡后的她被葬在墓地,周围黑凄凄的一片。她害怕大喊大叫。可是即便是她叫破了喉咙苏城也还是没有出现。所以她醒了,她的梦醒了,她的心也醒了。

小爱仅仅用一个小背包便装完了她所有的行李,她的东西实在不多。两条印花的裙子,两双凉跟鞋,还有一顶大大的帽子,加上身上的这一套她就只有三套衣服,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把手机扔在床上,下面压着一张纸条:苏城,你给我买的手机,里面满满的全是你的短信,这是你曾给我的柔情,我不要了。她把相片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桌头,也压着纸条:这是爱情么?没了。然后把头发扎成马尾辫。笑着对镜子里的自己说:你是小爱,没有遇到过苏城的小爱。

小爱没有坐车,准确的说她没有钱可以坐车,于是她顺着火车的轨道向前走,她想她总可以到一个地方,她不知道那是那里,所以她确定,那儿的人不会指指点点的对她说:哟,小爱啊,你家苏城呢,哈哈。她知道她的邻居总是笑话她,说她是被包养的二奶,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可是她不信,她与苏城在一起那么久了,久到她自己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回家过年了,所以就算是小三,那也不会是她,破坏家庭的不会是她。你瞧,我们的小爱还是会想起苏城,尽管她努力要忘记,可是苏城两字早已融入了她的血液。她又如何能忘得掉。

祁是在火车轨道旁捡到的小爱,那时的小爱已经整个虚脱倒下了。也许只是睡着了。因为她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累到晕倒的女孩,他不知道她从何方来,只知道自己的心在遇到这个女孩时变得柔柔的,仿佛一汪春水,活跃得不像话。

他把小爱拎回自己的家,他是如此的庆幸自己有一个奇怪的习惯,习惯在凌晨游走与城市的角落。也庆幸那时没有火车的经过。他为她提供住的地方,那儿有一个美丽的小花园,小爱总是拿着一把小铲子为她的花朵松土,祁喜欢看着她,有时她的额头会有一颗汗珠,顺着额头掉进土里,他会忽然觉得那朵花变得娇艳。有时小爱会哼着一些小调子,那些小调子是如此的轻快,祁的心便跟着它们一起飞舞。

和祁一起的生活是小爱所向往的,祁从不问她从何而来,意欲何处。她喜欢在夜晚的时候和祁躺在屋外的摇椅上,抬头可以看到满天的星星,低头可以看到她的小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