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新实力 >

其实,我已等你很久

2013年03月17日 17:30来源:sanwen.net手机版编辑:admin

其实,我已等你很久(小说)

杨广虎

司马云裳是个比较高贵而且有几分清高的女人。走在路上,她总是昂着头,挺着胸,俯视一切,有点不屑一顾,好像全世界都在她的石榴裙下臣服。更不好说是男人了,男人在她的眼里没有一个好东西。包括她的丈夫,知名的大学遗传学教授吴连生。

其实,司马云裳是一个贤妻良母。只不过外表有些冷冰冰罢了。在上大学的时候,同学叫她“冷美人”。一大群的青春男孩追了她四年,她始终没有松口,守生如玉。毕业后却被其貌不扬的吴连生弄到手。“自家水灵灵的鲜桃被外边的臭猪给拱了!是在可惜呀!”这是她大学同学,特别是男同学的一致认为。

自己这么多年,真是媳妇熬成婆。女儿去国外上大学了,每天做饭,洗衣,监督作业等等这些繁琐固定的流程一旦被打破,闲下来的司马云裳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刚开始,司马云裳还有几分高兴,女儿学业有成,丈夫事业有成,整天飞过来飞过去讲学,自己已过四十不惑,该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了。可干什么是好,她有些茫然了。拼命的逛街拼命的买衣服,拼命的花钱,练瑜伽,去跳舞,都让她无法适存。

她总觉得内心惶惶不可终日,这种莫名的感觉几乎让她失眠。最让她不安的是,刚过四十,月经不调,每个月必来的“例假”不正常了,已经二个多月不来了。这意味着什么呀,对一个女人来讲,生如夏花的时代已经结束,该是生命枯萎了。月月麻烦的事情不麻烦了,司马云裳极度不安,丈夫四十如虎,自己就这样了,情人、二奶、嫩模等等,这些字眼总在她眼前晃动。虽说她也是一个及其大度的人,但也被折磨的痛不欲生。

一个人躺在床上,无法安睡的她,在夜的庇护下,甚至有了一些小小的坏想法。

奥,顺便告诉一下,司马云裳是省城一家大医院的妇产科大夫。

妇产科是缔造生命的地方。司马云裳和的丈夫吴连生都毕业于医科大学,专业不同。吴连生是遗传学方面的教授,整天研究什么克隆羊之类的,有时候也来她的意愿帮助做一些人工受精试管婴儿的研究工作。上学的时候,司马云裳是抱着对医生圣神的感好好学习的,工作之后,也是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也就是工作之后,面对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刮宫流产保胎剖产,她深深地同情伟大的女人,对男人的恶心加厌恶是越来越严重,或许是职业病的缘故,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男人造孽而成。以致新婚之夜,有洁癖的她,要求吴连生洗过来洗过去,在关键的时候自己子宫痉挛,吓得丈夫手足无措,弄的吴连生兴趣全无。恢复了好长时间在慢慢适应。

现在,丈夫整天喜欢跟他的克隆羊打交道。过去,还有如花似玉的女儿在家,每天晚上丈夫准时回家,尽管身上有着浓烈的羊膻味,为了讨得两个女人欢心,吴连生洗了一遍又一遍,笑嘻嘻地任他们母女调笑。女儿甚至说,“爸爸越来越像一头公羊了!”吴连生都没生气,还连声说,“是,是,要是一头公羊就好了。”当时司马云裳没有在意,现在越想越觉得吴连生厚颜无耻。当什么公羊,还想当皇帝呢,拥有后宫三千佳丽,在金屋藏娇;想的美死他,当了公羊,司马云裳第一个阉割他,给他上个宫刑,当太监去。

女儿出国后。丈夫吴连生和她分床而居了。其实分不分都他们没啥影响,躺在床上,虽说不是同床异梦,已经视觉疲惫,白花花的身子一堆肉而已。丈夫有些发福,司马云裳劝丈夫要锻炼要减肥,否则会高糖尿高血脂高血压三高早到,可是吴连生听了,嘴上说是是是对对度,根本没有改变的意思。过去的直接对抗变成间接的温情,她有气没出发,只能拿拒绝合作亲热来惩罚。这种惩罚对于吴连生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各睡各的,他连她碰都不碰一下,这让司马云裳更生气,怎么嫁个死太监!她的身材不错呀,体重不到一百斤,四十岁了,胸还有几分坚挺,像她的年龄,有的女人的胸已经被岁月和男人掏干,成了沙包。吴连生不愿意天天洗澡,不愿意刮胡子,不愿意干事戴套套,不愿意干他年轻时候乐此不疲的“活塞运动”了,整天懒洋洋没有精神,疲惫不堪,他就是个瞌睡虫,一倒下,呼噜声能把房子震塌。好在习惯了,司马云裳倒也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