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艺海泛舟 >

马背上的童年

2015年04月13日 10:54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齐淑娟
  八岁那年,我随父母从东北搬回山东老家。搬家时把房子、家具都卖了。最后,剩下和我们相伴多年的一匹老马。虽然舍不得它,但它不能上火车,犹豫再三,把它卖给一位远房亲戚。在我幼小的心里,它就像一位至亲至爱的亲人。临走前的晚上,我来到马棚,用颤抖的手抚摸着它的头、它的背,依依不舍,仿佛回到了马背上的岁月……
  我三、四岁时,父亲从二驴子家把它买来。二驴子脾气暴躁,常常打马。一天,父亲去二驴子家,二驴子在发脾气,没命地打它,父亲看着心疼,就买回它。当我看到父亲牵着一匹满身伤痕、一只眼滴血的马进家时,吓得哭起来。爸爸抚摸着我的头,柔声说:“孩子,别怕,从今天起它就是我们家的一员了!”父亲把草放满槽子,马低下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看样子不知挨饿几天了。父亲请来医生,治好了它的眼睛。
  第二天一早,父亲去给它添草,欣喜地跑进屋,抱起我来到马棚,说:“这匹马很温顺,你可以坐在它的背上!”我胆战心惊地被父亲放到马背上,由于我太小,它的背很宽,父亲把我挪到它的脖子上,它不再吃草,昂起头一动不动。我用小手抚摸着它柔软的鬃毛,不再害怕,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它好像受宠若惊,又像和我一样享受着美好的时刻,温顺地让我抚摸它的脖子和鬃毛。忽然,父亲说:“呀,马哭了!”我一看,它褐色的大眼睛里汪着泪,流下来。以后,父亲每次喂它,都忘不了把我抱到它的背上玩一会儿。
  因为生活困难,第二年,父亲在屯子北头开了一片荒地,种西瓜。常有野猪糟蹋西瓜,父亲索性在地头搭了帐棚,在那里吃住。这样一来,母亲每天都跑很远的路去送饭,每次都把我放到邻居家。因为路旁的地里常有狐狸、野猪活动,母亲就牵着马壮胆。记得那天母亲要去送饭,我哭闹着要一起去。母亲没办法,把我放到马脖子上。我两只小手使劲儿拽着马鬃,兴奋得东张西望。一路上,马仰着头,用脖子担着我,我知道它疼爱我,怕我掉下来。路两旁茂密的庄稼中,常有“嗖—嗖—”的野猪穿行声,还有瘆人的狐狸叫声,前后不见人,母亲和我都很心慌,马却很安静,我们的心里有了依靠。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瓜地前。当父亲把我抱下来时,马才低下疲惫不堪的头。从那以后,我更爱它了。
  我六岁那年,随父母在屯里卖西瓜。父亲坐在车辕上,我骑在马背上,洋洋得意地放开嗓子高喊:“西瓜喽——卖西瓜喽——”,马蹄得得,一路上飘荡着我的叫声。每当爸爸拉缰绳喊“吁——”时,马放慢脚步,缓缓停下,生怕摔着我。乡亲们赞不绝口:“这马真通人气,居然让孩子坐在它的背上,还昂着脖子怕孩子掉下来!……”我们都很自豪。父母卖西瓜时,我在路边拔青草,送到它嘴边,看它吃得津津有味,心里溢满快乐。
  ……临走前的晚上,我在马棚里抚摸着老马,泣不成声,多想带着它一起走,多想永远在它身边……昏黄的油灯下,我踮1起脚摸它的脖子,它低下头,耳朵在我脸上轻轻摩擦,鼻子里有“忽忽”的声音。我知道它在呜咽,它也舍不得我……
  分别二十多年了,老马该不在人世了吧?这些年我经历了很多事,但从没忘记它。多少次在梦中,我坐在它的背上,搂着它的脖子,走过一片片碧绿的庄稼地,慢慢地,慢慢地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