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艺海泛舟 >

月亮地

2015年04月13日 10:56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蓝蓝的一枚圆月,把周围天空晕染成白色而且间着些蓝韵,下面是笔直的榆树,月光从树缝里洒下来,夜色被分割成白的和黑的。在榆树下的“月光地”里,有个小孩,定定地站住,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儿,忽然狡猾一笑,猛地跳走,想趁影子不注意,甩掉它,可影子像看透了他的花招,仍旧紧紧跟他。他站定,影子也站定,他跳开,影子也迅速挪移。没办法,小孩咬着手指,狠狠地思考。
这个小孩就是我。
小时候在老家,经常玩这种一个人的游戏;即便到现在,我仍然觉得,有月亮地的晚上,才是乡下最具诗意的情景。
譬如一个通常的夏夜。暑热一下子被夜风赶走,清爽占领了整个夜晚。在一个大脸盆子里,姥娘给我冲了凉水澡,穿了裤衩,赤着背,躺在月亮地,在月亮管不着的地方,使劲踅摸一颗时隐时现的星星。姥娘则坐在身边,拿一把小蒲扇,轻轻地摇动,为我驱走侵扰的夜虫。姥娘眯着眼,微笑漾满脸庞,但看不十分清晰,只感到一些慈祥的神韵。明月,姥娘,榆树和我,一起形成了一幅月夜乘凉的美图。静谧、清凉、闲适。
再就是长大后,八月十五以后的秋夜,一堆带皮的玉米从地里运进来,堆在院子里。晚上,一家人就围着它扒“棒子皮”。远远一盏门灯疲惫地亮着,秋天的飞虫,围着它,不知疲倦地飞。我和父母扒开一个个玉米,投到一边,皮子扔到身后。堆起的棒子皮一会儿像小山一样,隆起在身后。月亮出来了,越爬越高,水一样的光辉普天价落下来,裹挟着浓浓的秋凉,让人想起了“天街夜色凉如水”的句子。但这样的夜晚,“卧看牵牛织女星”是不能的了,也许牛郎织女躲到月亮的身后去了罢。我累了,索性躺在棒子皮上,闭了眼,感受那淡淡的月和清清的凉。会有一只蠕动的胖乎乎的虫子爬到我的耳朵上,它太笨了,傻傻的,已经被我捏到手指里了,还痴痴价扭动身子。我能猜想到,它那微小微小的嘴脸,露出的一定是很纳闷的神情。再就是蛐蛐,在这如水的月夜,得了神通一般,前腿弓,后腿蹬,落到棒子皮上,发出啪啪的响。我困了,开始闹着罢工。娘为了哄我,走进屋里,神秘秘地出来,手里捧一个大苹果,塞进我手里。困意顿消。一家人,有说有笑地扒棒子皮,竟显得别有一番情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相思落谁家”,诗人客居遥远的他乡,被这银色的月光感染了,想起自己的故乡来,聊发思乡之情,而我则没有这种离索之悲。
月亮地,讲究明暗清晰。斑驳的树影落在月亮地上,随着树的摇动,缓缓移动。有时,我跳着想踩那一个影,可是刚跃上去,它却移走了,我的脚又有了它的影。真后悔,那时没搞到足够的学问,否则一定能写他几首月亮一样鲜亮的诗出来。
月亮地,它拒绝路灯、霓虹灯,也拒绝嘈杂、纷扰,而是银白色的安谧。没有一点声音最好,当然有一些哗哗的杨树声也可以。乡下的月亮地,就像是刚刚沐洗过的姑娘,洁白的皮肤,着一件淡蓝色的短衫。
怀念诗一样的月亮地,我憎恨这热热闹闹的灯。是它们混淆了黑夜与白昼,刺啦啦的光蛰伤着眼,纯粹的夜是丝毫找不到的。长年住在城里的人,谁见过纯粹的月亮地?就算现在的乡下,也竟寻她很难了。
真希望能扯一片天幕下来,把这讨厌的灯全部遮了,只剩我一个人,像小时候一样,跳到月亮地上,低下头,跳起来,踩自己的影,嘴里还能念诵姥娘教给的儿歌:月亮奶奶,好吃韭菜;韭菜桥(很)辣,爱吃黄瓜;黄瓜有种,好吃油饼;油饼挺香,爱喝面汤;面汤忒烂,好吃鸡蛋;鸡蛋腥气,爱吃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