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艺海泛舟 >

布谷声声留人间

2015年04月13日 11:00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悼念诗人朱多锦
                                         吕家乡
 
1月30日晚,接到吴开晋先生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他哽咽地说:几个小时前,诗人朱多锦在齐河家中去世了!我大吃一惊:怎么可能呢?十来天前,我打通了多锦的电话,问起他的身体状况,他说:因为心脏病住了一段医院,已经好了。听得出他的声音清朗,情绪愉快。怎么突然就永别了呢?
   朱多锦终年68岁(1945-2013),比我小12岁。我俩虽然同属山东师大校友,但直到1995年才在一个研讨会上结识。由于性格投合,一见如故。后来接触渐多,了解到我们都曾受到“左”祸之害,都有坎坷经历,逐渐成了莫逆之交。所谓“莫逆”,就是交往中从来互不设防,交谈可以冲口而出,不必掂量分寸,斟酌措辞。我赞赏他的一些乡土诗(尤其是叙事诗《妻意》)和城市诗,又觉得他在诗艺上创新不足;我钦佩他作为“文革研究第一人”的胆识,但对他的某些看法也有异议。尤其是对于他否定《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形象的文章,我基本上表示反对。这些我不但毫无保留地向他当面提出,还写成文章公开发表。
   2004年10月,民间发起的朱多锦诗歌创作和学术成就研讨会在泗水举行,我是最怕坐汽车的,强忍着往返晕车之苦,欣然赴会,并认真准备了发言稿。那次来自省内外的到会者100多人,既有高校的教研人员,更多是来自基层的业余爱好者。这么多朱多锦的“粉丝”甘愿自掏腰包,往返奔波,会上争先恐后地发言,会后热烈地交流争论,那情景让我感动又震撼。我为多锦具有如此深入人心的声誉和感召力感到高兴,又担心他会飘飘然。为了尽到诤友的责任,会后特地和吴开晋先生商量了一次,和多锦一块交谈这次研讨会的感受时,提醒他从中汲取营养,着重看到自己的局限和不足,向更高目标迈进。多锦既从善如流,又不故作谦逊,不轻易改变自己的主张。我们相互尊重彼此的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共同珍视这种坦诚相见的关系,在切磋中更加增进了彼此的信任和友谊。
我最后一次和多锦相聚是2012年10月6日,在吴开晋先生的济南寓所。他说:《山东文学》社已经为他开过了欢送会,彻底脱身了。(他多年来以编外人员身份担任《山东文学》诗歌栏目的主持人。)原来由他主持多年的刊物《华夏文坛》正在移交给王霁良去办,以后可以一身轻,集中精力去伏案笔耕了。我为他庆幸。我知道他这些年忙于为文朋诗友操心,也为生活奔波,许多诗文都是开夜车拼出来的。多年“坐”下的心脏病、胃出血一直没有认真治疗。我祝愿他首先调养好身体,然后再适当地用功,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我知道他在三条战线上都在爬坡:一是在城市诗和乡土诗创作上,二是在文革研究上,三是在其他文化学术问题的研究(如鲁迅研究)上,他都即将有突破性成果。那天,我还特地向他介绍了在国外读到的“两个文革”说,即一个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另一个是民间的文革。他说,已经对此有所了解。关于他的乡土诗,我称赞之外,还坦率地告知了我和其他诗友的意见,希望他少用铺排,学一学孔孚提倡的减法。他真诚地表示感谢。
分手几天之后,我在电子信箱里收到他关于文革的一篇访谈。啊,他已经着手继续进行文革研究了。打开他的博客,发现他又有了诗歌新作。可以想到,他在齐河家中的斗室里,该是何等思如泉涌啊。我正等待着他传来新的硕果的喜讯,怎能想到他突然撒手而去呢?。
这两天,我在反复地阅读多锦的抒情诗《布谷,从哪里飞来》。这首诗发表于1984年,形象丰满,情感深沉,其中融入了多锦个人的阅历和体验。“不知道  第一声布谷 / 是怎样闯入蓝天的画图 / ……一旦回首  却发现 / 那是一段迢遥的征途……/ 当飞越那道山梁  / 也惊恐岗坡的野狐 / 当掠过那片洼地 / 也警醒草间的田鼠……”这不是多锦的自我写照吗?我重读这首诗还有一个原因:这首诗成了这一年多来多锦的一个心结。起因是,2011年在一个节日的朗诵会上,有人朗诵了多锦的这首诗,颇受好评,在媒体有关的报道中,还特地提到了这首诗。多锦本人并没有参加这个朗诵会。想不到的是,事后竟有人在网上发帖子冷嘲热讽,抨击多锦在这种场合奉献这样的诗作,是在献媚拍马,另有所图。更想不到的是发帖人竟是多锦多年来视为忘年交的诗友。多锦很为此伤心,提起来就眼泪汪汪。我劝他,“诗歌在那里摆着,好坏自有公论,不必为个别人的误解耿耿于怀。”他说:“道理我知道,可这样的抨击不是来自一般人,而是来自多年的忘年交呀!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呢?……”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那样痛苦的表情。太重情义往往为情义所伤,这规律竟应验在多锦身上了。也许多锦直到临终都没有解开这个心结吧,想到这里,我感到分外难过。
布谷鸟飞走了,还有飞回的时候。布谷鸟一样的诗人朱多锦走了,却一去不返了。好在他的声音会长留人间,就像他笔下的布谷之歌一样,“声声都是启迪 / 阵阵皆有感悟”!
2013年2月2日
 
作者简介   吕家乡,当代作家,诗歌评论家,曾用名吕家香,笔名孟嘉等。1933年生于江苏沛县。1952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教研室教授,兼任山东省郭沫若研究会副会长。出版有论著《诗潮、诗人、诗艺》、《品与思》、《唐人咏怀绝句精品赏析》,散文集《一朵喇叭花》、《温暖与悲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