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八面来风 >

齐河文艺总第二期诗歌精选

2015年04月13日 11:03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倘若
徐茂顺
 
倘若你纤细的手指
还没有触摸到我柔软的琴
倘若
黄昏的光
还没有走进四月的柴门
倘若
我没有在你的眼眸里
听到水流的声音
倘若春风能阻住我窥视的脚步
我将怎样孤寂地蜷缩在 
被你遗忘的夜
而你
将你的梦遗忘在无人走过的田野
 
我比你幸福
——流浪者自语
 
最爱在冬天的风里
赤足
天寒地冻的马路
像春天的小鼓
衣锦华丽的人川流不息
可为什么忙碌而愁苦
 
寒风吹起我的破衣
那是胜利的旗帜
我昂首歌唱
在冰凉的城市里一意孤行
 
我的营地永远在下一个城市
赤足的奔走更充满诗意
你们就醉心于劳碌和争斗吧
迈开大步 敲起小鼓
我比你们幸福
 
 
春 燕
王新艳
 
飞越冬天
飞越北方那大片的土地
你在春暖花开的季节
逆行到这里
啼绿了春衫
唱红了花蕾
推醒了柳枝
吻响了柳笛
春燕啊
有谁知道你的心呢
为了这场爱
你从秋天就开始跋涉
从北方到南方
从南方到北方
穿过电闪雷鸣
飞跃千山万岭
燕尾磨成了剪刀
燕翅织就了婚纱
一路默默坚守
一路奋力搏击
终于唱成一首爱的赞歌
而后 你嫁给了春天
 
春天的距离
 
柏油路从一颗心出发
两旁的柳林像冬天的华发
二月风挥舞着剪刀
一路梳理
一路呢喃
如烟的往事
汇成春雨沙沙
 
柏油路向另一颗心进发
两旁的柳林已披上了绿纱
花喜鹊亮开悦耳的喉咙
一路歌唱
一路舞蹈
无边的期待
站成了原野上破土的春芽
 
打电话
 
这清清的河水从何处来呢
从你在的那个高原
从有你爽朗笑声的那个屋脊
从你站岗的那个边防哨卡前
于是 笑声伴了潺潺的水声
一路流淌到我的平原
 
平原上 紫云英托起婀娜的浪漫
总在幻想 自己
变成一个飞天
踩着春夜里如水的月光
寻了那熟悉的笑声
且行且舞到你的身边
 
这种想法像电波 霎时
飞越万水千山
你说 看到
淼淼水之上
巍巍山之颠
有飞天 笑成我的模样
向那个小黑点似的哨卡靠近
向皑皑雪原上
站成一棵胡杨树的你 飞来
 
啜茗
 
呷一口
沁人心脾
你的微笑
和着清香 四溢
那笑 原本秀丽在
遥远的一个邮局
身着警服的你
贴了邮票
就轻易把它
寄到了我的心里
 
扎根在心田里的种子
开出一朵朵快乐花
明媚在寂静里
听你匆匆的脚步
听你婉丽的笑语
千里迢迢 汇成
清亮透明的小溪
逶迤而来
无声而去
 
 
清明,心绪一缕
魏保和
 
1
即使没有纷纷之雨
没有杏花村 牧童
这个时节我仍会想起你
 
即使不回到故乡
看不到你坟头的枯草
我仍把心交给你
 
我不知道守在祖父身边的你
有着怎样的对话
我只知道 此时我只属于你
这一天的我是你的
但你对我不再发出任何的呵斥
 
你走的那个初秋
那个还有点闷热的午后
我才八岁
正是七岁八岁万人嫌的年龄
一个不知道何谓生何谓死的少年
 
几个乡人给你洗头剃头
把你收拾得干干净净
好像你要出远门去走亲戚
那么多人守着你
你那么老实听话
 
在送殡的路上
我和别的孩子一样
是看热闹的旁观者
 
你躺在门板上
一动不动
你的柺棒不知扔在哪里
你不再骂我了
你是那么安静
大哥在前边哭
乡人围着你 抬着你
好像只有一块轻轻的门板 你并不在上边
 
下葬时
你被推进一扇低矮的拱门
从此 你在那里安家
 
说不定你住烦了
再回到我们身边
回到我们的梦里
你一声一声的咳嗽
却没有吵醒过我们  
四十年过去 留给我们的
还是那一声声咳嗽
 
2
接下来的日子
母亲 哥哥 二姐 妹妹 弟弟
我们共同遭遇了白眼 歧视 乃至欺凌
我才知道
只要你一息尚存
你仍是父亲
你躺在那里
仍能阻挡所有的黑夜所有的恶笑
你的咳嗽仍是父亲的咳嗽
你的呻吟仍是父亲的声音
你久病不起
仍保持着骨头的硬度
 
我不知道什么是嘲弄 冷漠 无助 孤独 自卑 委屈
多年之后 才体悟到我一直处在它们的围攻之中
才知道有父亲的孩子多么值得羡慕
 
你一定有很多无法排解的忧郁
肺脏挂满痰迹
你拼命咳嗽
张着大嘴
把血肉都化成了粘痰吐光了
仍没有拯救自己
 
日子把你憋坏了
你把自己憋坏了
留下的只有支离破碎的片段
 
3
每每清明
我就不知道怎么打发
想想你的音容
想想我的童年
以及童年之后的那些酸涩
我不知道那些含在眼里的泪
是为你伤感
还是可怜我自己
我的心已结痂
但在这个日子是柔软的
烧一沓纸钱
看青烟袅娜
我冷冷的心底
掩埋了复杂的况味
我离你这么近
又离你那么远
 
人是否有轮回
地下是否有灵
这依然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迷
但我相信这个节日有更多的寄托
这仍是需要情感宣泄的节日
很多人要靠它释放积郁
找回自己
在荒无人烟的野外
在枯草飘摇的墓地
抹去眼角的泪滴
拍拍身上的泥土
重新回到生活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