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叙事部落 >

半个月亮爬上来(3)

2015年04月13日 11:06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草原的冬天如期而至了。
杰克与花儿头碰头脚碰脚地缠绵着。孩子们都在洞的最里面打闹着。膑躺在最靠近洞口的地方,那儿有风雪不停地灌进来。
狼群在数千年的进化过程中,形成了母系氏族似的管理传统。只有最强壮的公狼才有与狼王交配的权利。性是狼群的珍品,它是需要公狼们用实力来争取、争夺,甚至需要拼死一争的。
膑躺在洞口,愈来愈多的雪花飘进来,将它掩埋。
 
姜伟力告诉郑婷婷,王业成的公司急需一名会计,王业成很愿意邀请郑婷婷去,月薪保底工资三千元,加班另算,月底奖金与公司效益挂钩,享受轮换休班,中午工作餐,免费住宿等,这对郑婷婷很是诱惑。
郑婷婷把这事儿对张爱民说了,张爱民说:“你自己决定,在印刷厂累死累活每月工资九百元,还时常加班,还有时上夜班。”张爱民还想说,两人收入加起来还不够买小高层的一个平方,猴年马月才能买得起楼房,何况白雪还要上大学等那样的话。但是,他顿了顿,还是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不知道你这个同学这么多年了,品行如何?”张爱民幽幽地说。
“慢慢了解吧,我会把握好的。”郑婷婷慢言慢语地说。多年来,两个人的日子苦是苦了些,但是两个人从来都是相敬如宾的。
第二天,郑婷婷就辞了印刷厂的工作,到王业成的公司报到。王业成亲自领着郑婷婷到了财务室。郑婷婷跟在他的后面,心底升起了一股说不出的感激。当年那个黑黑的小不点,会不会成为自己的救星。买房、孩子上大学、老人身体又不好、洪水猛兽似的人情等等,让郑婷婷过早地感受到自己过得很累很累。
王业成说,公司八月八号正式开业,在开业之前,还有一段时间,要郑婷婷抓紧到省城的财经学校进行一个月的专业培训,能达到会统系统要求的计算机操作水平,培训费由公司承担。“今天开始,就算上班了。财务方面就交给你了。别的细节我想姜伟力已经告诉你了,我就不说了。老同学,我不会亏待你的。”说着,他诡秘地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晚间,姜伟力给王业成打电话。“我可是把那朵鲜花插在你的身边了。你这头老牛吃惯了嫩草,现在可以慢慢品着茉莉花的芳香了。你慢慢享用吧。”王业成故作生气地说:“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你知道吗?郑婷婷属火锅的,得用温火慢慢炖,才过瘾。时间短了,不出味儿。哪像你小子,猴急。”两个人一阵坏笑。
王业成亲自开车送郑婷婷到省城进修。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郑婷婷,他咽了一口口水。当年的那次“飞机事件”不仅没有让他放弃,反而激励了他埋在内心深处里的倔强。“早晚我要让她心甘情愿地爬到我的床上,我要慢慢消受当年这个热气腾腾的‘馒头’。当年,她是多么迷人哪。”王业成眯着眼睛,望着身边这个已经上钩的尤物,快乐地想着。说句实在话,和多少小姐干过那种事,他已经记不得了。但是,这个她才是他梦牵魂绕的女神。和自己的老婆干那事时,他的心底也是一直喊着郑婷婷这个名字的。
当年王业成是抱着誓把牢底坐穿的决心参加一次次高考的。“飞机事件”就像个炸雷,把他彻底惊醒了。当时全班同学的笑声至今还在耳边回响。落榜、复课;落榜、复课;落榜,复课。换了一个个学校,熬了一个个通宵,家里各种学习资料堆得比他的人还高。终于考上了省里著名的化工学校。大三时,被在省里当官的岳父选中,就有了现在这个上下一般粗的老婆。毕业后,在岳父的指挥棒下,他先进局,后提升,再组实体,再转制为私营企业,成为这个拥有千万资产的公司老总。但实际上,公司法人是他的老婆闫美娇。
 
冬天,草原上的猎物少了,吃了这顿没下顿的日子开始了。
有时候它们要跑很远的路,才能捕捉到一两只兔子等小动物。草原上到处是雪,有时候哪怕是一两只田鼠都可能是一顿美餐。
围捕一头野猪是很快乐的事。野猪跑得慢,野猪喜欢钻头不顾腚,野猪只有到了山穷水尽时才会用自己尖利的牙齿完成拼命的一击。杰克、花儿、膑、还有小狼们终于围住了一头中等个的野猪。它们用自己最擅长的群狼战术,把它驱赶得气喘吁吁。狼最擅长远距离奔袭,这让头大脖子粗,不擅奔跑的野猪吃尽了苦头。
最后,野猪钻进了一簇野棵子里,不出来了。狼们在外面能够清晰地听见它粗粗的喘。这时最好不让它有喘息的余地。这时杰克已经从野猪钻入的地方包抄过去。膑高度警惕地伏在对面。
突然,受到惊吓的野猪突然从野棵子里钻出来,膑猛地跃起,利齿迅速地刺入了野猪的臀部,一股鲜血突地冒了出来。受到攻击的野猪,用自己闪亮的尖牙本能地一扬,一颗利齿就刺进了膑的右后腿,然后野猪不择方向地猛地窜了出去。
受伤的野猪没跑出几步,就重新陷入了狼的包围圈。几个回合下去,它就一动不动了。狼们迅速围上去,把它变成了一堆白骨。这时受伤的膑正在舔食着自己已经断了的右后腿,那儿一根白骨已经露出了白茬。过了好一段时间,它才挪动到野猪的身旁,捡一些“残羹剩饭”填进饥肠辘辘的肚子。
 
王业成在第一个月里做足了文章。作为一个高污染企业,这是必须的。
他为小城里的残疾人学校、敬老院、老年活动中心送去了整套的健身器材;
他投资二十万元建立了一个贫困生助学基金会,以自己公司的名字命名;
叫上自己当年的同学,大张旗鼓地回母校看望了自己的老师;
……
当然,这些都在当地的报纸和电台、电视台做了专题报道。一时间,王业成成了当地的慈善家,名人。
当郑婷婷从省城学习回来,厂里的人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她,这让她很不舒服。她走进王业成的办公室,王业成很不好意思地告诉她:他的老婆闫美娇已经把她的表哥安排为财务总监,另外又亲自在财经学院招来了两个本科大学生担任会计与出纳。王业成安排郑婷婷担任办公室主任。
郑婷婷还有别的选择吗?
郑婷婷曾听别人讲过,这闫美娇可是个惹不起的主儿。一米五二的个子,体重正好一百五十二公斤。在管理老公方面尤其特别在行。抓公司的人事与财务方面,那是受到过父亲特别指点的。再就是,结婚十几年了,连一个蛋也没下过。
姜伟力时常到公司,一到公司,王业成就关上房门,两个人密谋好长时间。在郑婷婷看来,神通广大的姜伟力好像为王业成做着什么秘密事。
一天晚上,姜伟力、王业成叫郑婷婷一起出去吃饭。自从新公司开业以来,王业成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到省城去尽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了。自从回到老家创业,王业成是感到天蓝蓝,地无边,就像回到大草原。今天,姜伟力叫他叫上郑婷婷去放松放松,王业成心知肚明。
三个人来到富豪大酒店。姜伟力还是点了百吃不厌的爆炒腰花,他说这个年龄了,精力透支,真该大补一下了。王业成说:“还是薇薇本事大,让伟力难舍最后一滴。”薇薇笑着说:“人家姜老板四海为家,誓把革命的种子洒遍祖国的大好山河,上一片云彩浇了哪一朵花,恐怕自己早就忘了吧。”郑婷婷脸红红的,一声不吭。王业成贴近薇薇耳旁,要了一个菜。一会儿上来了一盘一根竹筷穿着一串铜钱样的菜,薇薇叫它“丈八蛇矛”。姜伟力与王业成就不怀好意地劝郑婷婷先尝,郑婷婷吃了一块,挺肉筋的,味道挺好。薇薇点了个炖乌龟,姜伟力马上大呼:“姑奶奶,你给我省着点。”薇薇说:“我也需要补一补。”姜伟力说:“一会儿,我用人参蜂王浆给你补。”众人哈哈大笑,气氛很好。
王业成叫郑婷婷点一个,郑婷婷说不点了,这么多菜,够吃了。王业成眼一热,这样的女人现在真的很难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