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叙事部落 >

半个月亮爬上来(4)

2015年04月13日 11:06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炖乌龟端上来了。姜伟力夹起王八头给薇薇吃,否则喝三杯白酒。薇薇不吃,宁愿喝三杯白酒。姜伟力又让郑婷婷吃,郑婷婷从不喝白酒,就夹起来吃了。王业成就说姜伟力瞎胡闹。姜伟力说:“王哥也喜欢怜香惜玉了,是不是也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听得郑婷婷云里雾里的。
姜伟力要和郑婷婷喝酒。老同学见面,怎能不喝酒呢?王业成说:“不能喝就算了。”姜伟力像变戏法一样的从随身的皮包里拿出两瓶饮料,郑婷婷就打开了一瓶,喝了一小口。
姜伟力喝了几杯酒,就牵着薇薇的手站起来,说:“大哥大姐慢用,我去睡一觉,醒醒酒。”然后,向王业成使了个眼色,拉着薇薇走了。
这时的郑婷婷感到浑身燥热,心脏砰砰直跳,尤其下身痒得难受。王业成说:“到上面的房间休息一下吧。”接着,就在后面搂住了郑婷婷的腰,郑婷婷感到浑身像棉花一样软,王业成那成熟男人的气味令她陶醉。
但走到门口,外面的凉风一吹,郑婷婷清醒了一些。她决绝地推开王业成的胳膊,逃也似的上了出租车。王业成怅然若失地站在那儿,好久。
临到家门,郑婷婷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12个未接电话,全是家里的。郑婷婷一看时间,已经下两点了。她赶忙打开门,发现张爱民正坐在床头看报纸,床头橱的烟灰缸里满是烟屁股。张爱民平时是不抽烟的。一时,郑婷婷感到一阵愧疚,眼圈红了。她三下五除二解除了自己的武装,钻进了他的被窝。
好久两人没有这么亲热了。当张爱民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她的下身温润而潮湿,像阳春三月初耕的田地,期待着雨露的滋润。她牵着爱人的手飞呀,飞呀。
张爱民的泪落在了她的脸上,“婷婷,我好担心。”郑婷婷亲吻着他说,“你还不放心我吗?睡吧。”
 
对于动物而言,吃饱肚子永远是最重要的,尤其在漫长严寒的冬天。
膑的右腿折了,跑对于膑而言已经变得很困难。跑一步,歪一下,膑自己也感觉很没面子。但令它更为不安的是群狼看它的眼睛,尤其是杰克。它们都盼它死,那时好饱餐一顿。如果好长时间得不到食物,这种危险就会来得更快一些。
又有好长时间没有进食了,狼群里弥漫着一种急躁的气氛。小狼们团团转地叫着,幼小的狼又想凑近母狼,想吸一口奶水。母狼的奶子里早已经没有奶了。母狼烦躁地把幼狼们踢出老远。
膑知道危险已经渐渐来临了。最危险的时候是自己已经睡着的晚上,那时杰克极有可能发出攻击。膑尽量对杰克露出的挑衅似的目光对以慈祥的目光;将自己的身体靠近岩壁凹进的地方,避免受到群狼多方面的攻击,同时也利于自己出击。它尽量白天睡觉,一则保持体力,再则白天不至于睡得太死。它与群狼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从落地的脚步声与气味上,能判断出攻击者的方位。
当弱者即将受到攻击时,它通常会从体内迸现出超常的智慧与勇气。
月亮降下去了。小狼们叫得累了,好长时间吃不饱,它们连叫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姜伟力用王业成的小金库开始炒房。王业成有自己的小算盘。闫美娇现在是白天打麻将,晚上找鸭子,过着帝王一样的生活。岳父虽然从一线退了下来,但“余热”还是可以把自己轻易地烤成烧肉。这次在家乡的这次大手笔的圈地行为,就是一个证明。现在,自己还没有孩子,资金被闫美娇控制得“老妈妈骑瘦驴——严丝合缝”,一旦自己被扫地出门……
第二天,郑婷婷来到公司,由于昨天晚上过于疲劳,眼影有点黑。当她见到王业成时,她的脸禁不住红了一下。
其实,昨天晚上,郑婷婷走后,王业成孤独、惆怅了好长时间。随后,他走进房间,把剩下的半瓶酒干了个底朝天,然后叫了名小姐,把这段时间积攒的精液用各种各样的花样全部注入了她青春曼妙的身体。最后,小姐吓哭了,她认为那天晚上遇见了一名刚走出监狱的罪犯。第二天,姜伟力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时,王业成顿了顿,没说话,就把电话挂了。姜伟力手拿手机,思忖着,“煮熟的鸭子,长了翅膀?”
这些年,姜伟力可谓是风光无限。开始时,他在一个基层单位当打手。老百姓的小牛吃了麦苗,市场上的小商小贩争个地盘,有人不交公粮提留,有人为了生男孩破坏计划生育政策,自行车挂牌等等,他一出面,再大的事都是小事,再小的事都是大事。后来,娶了个媳妇,生了个丫头,被他三拳两脚打回了婆家。婆家等着他去叫,说个软话,一等就是四五年。眼看着孩子该上学了,再嫁没人敢娶,离婚又不敢离,媳妇拧不过,只得又回到了婆家。可是,姜伟力已经到小城发展了。把媳妇留在老家守活寡。
现在,他忙于办假证,私人高利放贷,逼人搬迁,贩假酒假烟,赌博,向色相业收取保护费,这不又进军房地产,是一个哭着的孩子听了他的名字马上就不敢哭的名人。
 
膑把耳朵贴近地面,它听到一个声音向它靠近。它还闻到了一种气味,对,那是杰克的气味。杰克喘息着,慢慢靠近。当它听到膑的呼呼声时,它更大胆地靠过来。
空气凝固了。接着,一声沉闷的声音响了一下,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当狼群闻到血腥味,围聚过来时,膑正舔着自己嘴边的血。几个月了,一顿饱饭让它又恢复了生气。
狼群聚过来,一阵大嚼。当杰克的皮,甚至可嚼碎的骨头都进了狼们的肚子时,杰克是谁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膑又来到了花儿身边,它已经老了,它已经残了,但是他的眼睛是亮的。小狼们正在迅速长大,在他们里面正在成长着新的公狼和狼王。
半个月亮爬上来。母狼花儿的头像映在光圈里,像神。冬天即将过去,草原上的春天即将到来了。
 
当警车开进王业成的公司时,王业成正在办公室。年底的报表要马上报上去,这是闫美娇的老规矩。日报、周报、月报、季报、年报,闫凤娇把公司紧紧地抓在自己手里。可是,有一个一千万的支出,是王业成亲手提出的,财务人员搞不清原因,所以不敢报,就请示王业成。其实,王业成心知肚明,这一千万是自己亲自交给姜伟力去炒房了。
姜伟力逼人搬迁,伤人致命,携款潜逃了。一千万呢!
姜伟力一潜逃,群情激奋,原先人们不敢告的,现在都站了出来。有仇的,说仇;有怨的,告怨。一时间,姜伟力干的事,数罪并罚,够枪毙好几次的。现在,姜伟力已经被网上通缉,财产被查封,所有非法所得一律没收。树倒猕猴散,他的那些爪牙一夜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姜伟力呀,姜伟力,你可把王业成害苦了。”
在富豪酒店的一个单间里,王业成跪在郑婷婷的脚下,声泪俱下,“婷婷,明天我就要被那个黄脸婆调回省城了。我这儿的事,她怎么这么清楚。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聚在一起,你,你就满足我一次吧。你是我上学时的梦想,你多少次走进我的梦想,你能满足我一次吗?一次,就一次。好吗?”
郑婷婷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嘴脸。金钱、权势和地位,是这类男人的春药。一旦失去,他们就是一堆烂泥。“王业成,你的书念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你给我站起来,你这样让我看不起。在我的心目中,我一直感激你,敬重你,认为你是我们同学中的佼佼者,是那个乡村学校的骄傲与自豪。你简直太令我失望了,你让我看不起。”郑婷婷甩门走了。
半个月亮爬上来。郑婷婷从富豪酒店高高的台阶上走下来,白色的衣裙在风中摇摆,如仙。天上的星星被擦试过一样,闪着明亮的光。明天一定是一个大晴天。
这时,手机响了,是白雪的声音:“妈妈,今天我们放寒假了,我和爸爸包的水饺,等您回家吃。这次我考了年级第一名,发了一千元奖金。老师说,这样的成绩保持下去,明年的清华北大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