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社会房产汽车教育法制深度公益财经金融招商三农商企直销生活食品质监视点消费环境家居女人 时尚美容瘦身情感母婴科技 数码手机家电旅游 乡村民俗景点 艺术 收藏书画
当前位置: 首页 > 齐河文艺 > 叙事部落 >

捕兔的女人

2015年04月13日 11:10来源:未知手机版编辑:靓群芳

任保华
1
夕阳挂在树梢的时候,冬子走进了女人的家门。
问:“今晚还去吗?”
“不去了。”女人玉梅说话时,头也没抬,双手仍揉搓着那一大盆泡洗的衣服。
冬子就感觉无趣了,讪讪地呆了几分钟,看女人没有搭话的意思,轻轻地将卖兔的钱撂在她面前就走开了。
玉梅拿起钱来,目送他背影的时候,想起了昨天晚上,他们都很激动,很有些把持不住。
昨天,也就是这个点儿,玉梅坐冬子的摩托车去了东王庄,那是一个离本村三十多里的地方,有一大片苇地,里面藏着许多野兔。
摩托车驶出村子,冬子就加足了油门,把车开得飞快,风驰电掣的。在呼呼的风声里,玉梅尽量向后仰着,双手抓紧后座。猛不丁的,车还是刹住了,玉梅的上身就撞在冬子的后背上。两团肉肉的感觉,冬子就坏笑起来。玉梅就骂,骂过之后,车子果然平稳了。
到达目的地,围着苇子沼泽地,他们拦起了网套,在出口处,下起了夹子。或者用铁丝弯成一个圈,做成一个套子,比拳头稍大些,铁丝的一端做成活扣,另一端拴在木桩上。天罗地网布下后,他们就分头行动了,戴着疝气灯,拿着木棍敲打着。这个时候,玉梅的胆子就特别大,她会知道怎样避开冷森森的蛇,蛇吐着长长的信子,在玉梅看来,这是蛇和自己特有的打招呼的方式,像文明人的握手,外国人的拥抱。这在以前,玉梅想都不敢想,几年前的她,是非常胆小的,一只老鼠钻进衣柜,她会毛骨悚然,非逼着男人找出它,把它赶走或者杀死为止。下地踩到一只懒蛤蟆,混身鸡皮疙瘩就起一层,碰到一只白白的刺猬,简直要昏厥过去了。
2
玉梅的胆大,是在男人双喜出事以后。
双喜没出事以前,在一家窑厂码砖,天天成千上万的砖在手里过,码就了宽大厚实的手掌,码就了一身的拙力气。双喜是要一个月回来一次的,给女人买来好吃的东西,还掏出一叠厚厚的钞票,那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月光幽幽的晚上,格外温馨,在蛐虫欢快的叫声里,玉梅偎在男人坚实的臂弯里,沉浸在力的感觉里。平时,玉梅伺弄着家里的几亩地,照看着几岁的儿子,时光不紧不慢,农活不忙不累。这日子过得细水长流,玉梅没多少欲求,她很知足,心想,这样的日子长长远远,也挺好。
双喜出事的第二天,玉梅才知道的,当她赶到医院里时,双喜已剩下上半截了。在醒了三次,晕了三次后,玉梅才知道男人出事的经过,昨天晚上的一场大暴雨,让这座年久失修的窑垮塌了,一起砸在里面的还有两个人,那两个当场就毙命了,幸亏抢救得及时,双喜才保住了一条命,却永远失去了双腿。窑主在垫付了部分住院费后,就逃之夭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玉梅把残疾的男人接回家后,就挽了头发,打扫了屋子,收拾了院子,伺弄完家畜,安排好家里后,就下地拾掇庄稼了。玉梅想,没腿的男人也是男人,只要男人在,就说明这个家没倒,主心骨还在,日子还得过下去。
玉梅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天胆子变大的。反正是,她看到老鼠,会狠狠地扔过一只鞋子了。踩到懒蛤蟆,也会再补一脚,把它踢得远远的。见到墙根下蠕动的刺猬,会拿眼睛细瞅它,倒是希望它能留在自己家里,听说这白白的小可爱能招来财运呢。
在木棍的惊动下,潜伏的灰兔会慌不择路地乱跑,乱撞,像无头的苍蝇。有的撞在了网上,猛一翻倒,继续跑,继续撞。有的踩到夹子上,吱吱乱叫。一头撞进铁丝圈里的兔子,被勒住了脖子,兔子越往前挣扎,套子就会勒得越紧。其实,如果退回来,兔子就逃生了。但,动物哪有人聪明啊,人发明了各种圈套,布下陷阱,让它们自投落网,所以兔子只能一直往前挣扎,直到最后被勒死为止。人其实是最残忍的,最坏的动物,玉梅有时这样想。
但是,一想到家里残疾的男人,上学的儿子,渐老的公婆,玉梅的心便狠了下来,把束手就擒的兔子,有的还微微喘息,有的还拼命挣扎,她都以最快的速度,最准确的力度击晕它们,然后装进布袋。谁让野兔能卖钱呢,而且是越来越贵,前天,听冬子说,马胖子收购的价格一斤都涨到30元了。这些年,村里的马胖子一直在城里开饭店,可是总不景气,生意半死不活的。可是自从推出野兔肉系列菜品以后,生意真是一天红火一天,有木耳兔肉汤,红烧兔肉,烤兔肉,咖喱兔肉,真是五花八门,城里人口味独,变着法子地吃。用他们自己的话说,这兔肉,细嫩,鲜美,更重要的是,还能养阴润燥,补中益气,美容,要不怎么说“走兽莫如兔,飞禽莫如鸽。”
今晚,他们收获了十只野兔,能卖到600元,那就是说,玉梅可以分到300元。其实,玉梅原来坚持少分一些钱的,因为冬子出得的力大,而且他每次是骑车出来的,车又不是喝水的。可是,冬子坚持平分,玉梅就没有再坚持。玉梅知道,冬子脾气够倔的,认准的理,九头牛是拉不回的。
俩人都很高兴,上车后,冬子让玉梅搂住他的腰。这次,玉梅没有推脱,双手真的环在他的腰上,直到临近村子的时候才松开。
3
冬子是喜欢玉梅的,自从她嫁到村子的那天。
锣鼓声声,鞭炮齐鸣,走下婚车的玉梅,便以一种摄人心魄的美震住了全村的男人,她那深水泉般的眼睛,浅笑的酒窝,丰耸的胸,挺拔的身材,深深地定格在包括冬子在内的村里男人的记忆里。以至于,在结婚以后的岁月里,冬子还一直念念不忘,不自主地和自己的女人做着对比。凭心而论,冬子感觉自己的媳妇还是不错的,除了个子不高,皮肤糙些,但心眼好,人善良,看不得人难过,当他和玉梅出村外捉野兔时,她从没对自己的男人起疑心,每次出门,她都会拉拉男人的衣领,嘱咐他路上慢些,多照顾玉梅,她是女人,现在很不容易,能多帮她就多帮些。冬子知道,不只自己的媳妇不会起疑心,双喜也不会怀疑自己的,因为俩人好的像亲哥俩一样,特别是双喜腿好的时候,没少接济冬子,那时候,冬子家真是穷。双喜结婚后,便和玉梅一起撺掇着给冬子说了亲事,女人是和玉梅是一个村的,而且是远房的院中。一想到这些,冬子就有一份感恩在心里,感恩双喜俩口子。对玉梅的心猿意马,他便有些愧愧的。
4
沉寂了几天,玉梅和冬子在一个黄昏又出发了。
马胖子喊出的价格越来越高,一斤涨到40元了。现在,周围的野兔越来越难捉了,特别是白天,对这种昼伏夜出的动物,用网也套不住几个,人们只能夜里行动。
这次他们的目的地,是县城边的一大片洋槐丛林里。对于捉兔,玉梅是佩服冬子的,冬子在查看了这一大片林子地形后,就断定这里野兔会很多,冬子像自言自语,一边布网,一边说,瞧,这里东边有水沟,西边有菜地,南边是农田,解决了野兔的吃食问题,这里的坡比较缓,丛林多,它们遇到危险可以躲藏。
布完网后,他们还是分头行动。不一会儿,远远地听到冬子欢快的叫声了,玉梅凭经验想,他肯定逮到大兔了。玉梅打开了探照灯,朝冬子相反的方向走着,晃动着的,强烈的光束,扫荡着这片林子。扑棱棱一只鸟飞走了,剩下摇晃的树枝。不知疲倦的飞虫,在光束里跳着舞。蹦跳的青蛙,呱呱两声,隐在丛草深处。
在槐林丛根处,玉梅继续用灯光扫着,突然发现一只灰色的大兔子卧在那里。玉梅这时没有慌,凭着冬子传授给她的经验,用灯光死死地逼住它,慢慢地靠近。兔子就是这样的怪物,夜里,它会贪恋着亮光,始终在你的光里跑动。可怪,这只兔子没有跑的意思,它就这样和玉梅对视着,转着红色的眼睛,鼻翼翕动着,警觉地翘着耳朵。灯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低了,玉梅用带电的工具就要触到它了,它却只是警觉地傍地跳了几步,在它挪动的时候,秘密显现出来,原来这是只刚做妈妈的兔子,在它的身下,还有四只小兔。玉梅惊呆了,求生似乎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兔子是,她也是,首先是都是为了生存,活下来。母兔为了保护幼子,却没有逃走,这似乎也是一种母性保护子女的本能,人更有这种本能,比如做了妈妈的她,自从男人出事后,儿子成了一个很大的寄托,希望他无病无灾,健健康康长大。想到这些,玉梅就有些心软了,伸出去的工具又缩回来,最后,她竟把光移到别处,自己走开了。她一屁股坐在网套的地方,或许一瞬间的想法,或许积蓄已久,她猛地撕裂了网套,一片一片的,她要给它们一次逃生的机会。撕累了,她颓废地坐在土埂上,默默地想,以后不出来了,在宅子后面圈起那片地,养鸡,卖鸡蛋也挺挣钱的。主要的是,可以好好照顾男人,双喜也太寂寞了,这些日子总感觉他很消沉,应该多宽慰宽慰他,陪陪他说说话。这样想着,她就深一脚,浅一脚地去寻冬子了,脚下一不留神,却踩到了一个死水坑子里,打了滑,弄了个仰八叉。再爬起来,混身沾了一身的脏泥水。